他们质疑三名临管小组成员是出于个人私利想把树木砍掉变泊车场

2016-12-13 07:59

老人们收到处分告诉后,纷纭喊冤,称“善门难开”,“本人成为临管小组成员任务帮忙管理小区,并没有拿一分钱工资,因为不懂法律,现在却落得12万元的抵偿,现在天天都睡不好,人也瘦了一大圈”。

那为何不成破业主委员会并聘任物业公司治理小区?陈瑛称,小区良多是出租屋,当时走程序准备业委会,需破费很长时光。而且当初的物业公司收费都很贵,依照老的尺度,不物业公司乐意来管。不外对于这种说法,有业主质疑陈瑛等人是阻扰成立业委会,也阻拦别的物管公司来。

街坊热议

不过,有另外多少名小区业主却现身称,临管小组砍树前,并没有征得大局部业主赞成,其出示的批准签名表也是事发后补签的。这几名业主认为,被砍伐的许多树是被“适度砍伐”致逝世,他们质疑三名临管小组成员是出于个人私利想把树木砍掉变停车场。一名业主称:“砍树的时候咱们始终反对,但他们不听劝阻,独断独行。假如第一次砍那叫无知的话,那第二次再砍就是明知故犯。”

  ■两名老人向记者展现未经修剪前的小区图。

有人说白叟“善意办坏事” 有人质疑其砍树为建泊车场

昨日,记者见到了住在小区10多年的居民朱阿姨,她称砍树前她是晓得的,确切存在大树遮挡光芒等景象,也感到两位老人在砍树这事件上原来是“好心”,固然确实是违背了法律,但她以为罚12万多元对退休老人来说罚太多。

两名老人称,行政复议行不通,因为请不起律师,现在盼望能找到一些公益律师能帮帮他们。